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凰逆天之毒女轻狂》

就爱看书网(92kshu.xyz)

首页 >> 凰逆天之毒女轻狂 () >> 第 1 部分阅读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92kshu.xyz/170803/

第 1 部分阅读(1/6)

《凰逆天之毒女轻狂》

烽烟之中情几许

今日是我五岁的生辰,我不再对那些所谓精彩的歌舞起兴致,至于原因,我也不知道为!何或许,是因为我长大了吧!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!我偷溜出府,来到了我初见赵正的地方,我在那儿翩翩起舞,与蝴蝶嬉戏,不知不觉间,我玩累了,躺在草地上,因为草太高,所以,不靠近的话,没人可以发现我的,我睡着睡着,被一片树叶惊醒,我抬头一看,树枝上坐着的少年,不是赵正是谁,他向我微微一笑,自顾自地说:“总有一天,我不再是受人欺负的赵正,我想做统一一切的嬴政! ” “什么,你说什么,我没听清!”我确实没听清,他又一笑:“不需要听清,我只是自言自语,不必放在心上!”我郁闷的说:“你这人奇怪,说话也奇怪。”他凝视着我说:“阿房,是吗?”我敷衍的说了一声:“恩。唤我作甚?”他低下了头想在思考什么,喃喃自语:“你是赵国人,真会成为我的朋友吗?”他抬起了头:“阿房,你不会骗我对不对?”“是啊,我们是朋友啊!对了,我还没还你钱了。”说着,我掏出了银子,将他从树上扯下来,树枝挂住他的衣袍,“嘶”的一声,将他的衣袍扯破,他瞪了我一眼说:“这是我今年的新衣,你给扯破了,我穿什么?”我无害的问:“再买一件不就行了?”他低下头,略带悲愤地说:“说得简单,我不想你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姐,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奴隶。”那一刻,我慌了,因为,我没想到,他会这样说。我很想安慰他,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该怎么安慰这个满身伤痕的少年……

于是,我拉着他,跑到了街上,走进一家衣店,笑道:“店主,给他做一件新衣。”又转头对赵正笑道:“我赔你一件,行吗?这儿的衣服很好的!”我不知道,我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,可能是,当时,脑袋短路了吧!他微微一愣,甩开我的手,狠狠道:“你也想用钱财来侮辱我嘛,阿房,我告诉你,我不需要,我们不再是朋友,原以为,你和他们不一样,但是,你也这样侮辱我!”他愤恨地走出衣店,我紧跟了出去,只剩下满面疑惑的店主,“赵正,赵正,你等等我啊,赵正,我不是故意的,赵正,对不起,赵正,你等等我……”我不知道,也永远不会知道,我前面的少年,此刻已经伤透了心……我追了他好久,好久,直到一群孩子在他前面将他围了起来。我看到他停了下来,便向他跑去。风中传来一个声音,一个男孩的声音:“嘿,可怜的奴隶,我正好气不顺,你就让我打几拳吧。让我顺顺气,我就是看你不顺眼,你要怎么样?你敢打我吗?放心,我会给你钱的,当做是医药费!哈哈哈……”此时的赵正,双手紧握,嘴唇紧咬,风中传来了一句十分令人难堪的话:“你将永远是奴隶,永远被我们踩在脚下!”隐忍已久的赵正突然一拳砸到了为首的男孩脸上,男孩被打退了两三步,狠狠地对赵正说:“好啊,你敢打我!你等着!”他转头对围住赵正的男孩们说:“看来,我们该给他一点教训了,否则,他就不知道,他只是一个卑微的奴隶!”说着,一群孩子围着赵正打了起来,周遭的行人仿若看惯了一般,不闻不问,我冲到了赵正身边,拉开那群疯子,那群疯子将我推开,嘲笑的问:“你欠揍是不是?”我摸了摸撞伤的膝盖,坚持着站了起来,冲到赵正身前,将他拦在身后,替他挨了两拳。他微微一失神,将我抱在怀里,自己承受那群疯子的打,骂。我从他怀里挣扎出来,站在他身前,冷冷一笑,对那群疯子说:“只要你们敢在欺负赵正,我就让你们不好过,我父亲是邯郸州牧,你们大可以试试。你们再欺负赵正,我会让他把你们全抓起来。滚,你们给我滚。我不许你们欺负他!”他们一听,吓得转头便跑,我回头扶起赵正,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:“赵正,你没事吧?我带你去看大夫。赵正,你没事吧,赵正,你别吓我,你说话啊!”找正没有说话,他凝视了我很久,用手将我鬓边的细发理好,将我抱在怀里:“阿房,谢谢你,阿房,我会保护你的,不会让你受伤。从今天起,我不再是赵正,我要做拥有一切的王者,我要做王者。”我擦了擦眼泪,笑道:“我相信你,我会永远在你身边!因为,我们是好朋友!乖啊!”那时的我们,不懂爱,不动情,却注定了一世姻缘。我不知道,从那时候起,我在嬴政心中就有了无人可比的地位。我天真无邪的问:“赵正,为什么护住我,让自己受伤?” 他又一次露出笑容,这是我第二次见他笑,他笑的很美很美,他说道:“因为阿房是赵正唯一的朋友,赵正要保护阿房!” ……

愣了一会,我突然说了一句很破坏气氛的话:“对了,赵正,今儿个是我生辰哦!礼物呢?”我当时只是想缓解一下气氛!说着,我伸出了手,想要要礼物。他微微一愣,从陈旧的布衣里,掏出一块晶莹的碧玉,那一块被我拾到又还给他的玉,他绕到我身后,为我戴上,在我耳旁轻声说:“生辰快乐!阿房,祝你寿比南山!”我的手扶上这块玉,想要脱下来,因为,这太贵重了。但是,赵正告诉我:“这是我们友情的鉴定,不要脱下来哦!除非,你不想和我做朋友!”我一听连忙说:“不会,赵正,我们永远是朋友,不信?那拉钩!”月光之下,两根稚嫩的


状态提示: 第 1 部分阅读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