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凰逆天之毒女轻狂》

就爱看书网(92kshu.xyz)

首页 >> 凰逆天之毒女轻狂 () >> 第 2 部分阅读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92kshu.xyz/170803/

第 2 部分阅读(1/6)

怕。坐在我身边的何美人,对我说:“归雁,受惊了吧!李夫人,也真是的,连自家表亲家的妹妹也害!”我没有说话,只是淡笑而过。她又接着说:“其实,王还是惦记着妹妹的。妹妹没发现王看妹妹的神色不同吗?正是拖了妹妹的福气。我也才有今天!”我不记得她接着又说了些什么。只知道,她也不是什么好人,只会挑拨离间。对于这位何美人,我早有听闻,她是在我落水后的第二天,在御花园起舞,与秦王邂逅,因为成为宠冠六宫的美人,对此,我没有什么表示。只是,音儿一直愤愤不平:“宫里的奴才们真是狗眼看人低,现在都去讨好那何美人!” ……这些争斗我亦不愿参与,我保持一颗平常心来对待。相较之下,我真的不愿意,去看何美人那妖娆的样子。就像,就像,自甘堕落后的阿姊……

时间过得很快,大约在一个月后,秦王派人来宣我,说是找到当初宴会时下毒的人了。我一进宣政殿。便听到秦王暴怒的声音:“贱人,你怎可这般,你以为,你拥有这块玉佩就可以成为她?就可以任意妄为吗?”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何美人跌倒在地,左边的脸肿了起来,她跪着乞求道:“王,我真的没有下毒啊!你要相信我,是李夫人,她想要陷害雁美人,因此,在酒里加了媚药啊!王,你要相信我啊!”秦王手中紧握一块玉佩,愤愤地说:“你又是如何得知的?这根本不是你的,你却欺骗孤王,你以为孤王是你可以玩弄的吗?是你可以欺骗的吗?”何美人泪眼婆娑地跪在角落,“王,那真的是妾身的,真的是妾身的啊!”阳光透过窗,射到他手中的玉佩上,折射出晶莹的光泽。我的目光深深陷了进去,我震惊的说:“王,那是我的,可以还给我吗?当日,我把它遗失在御花园,不知怎么会在王的手中。请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何美人像疯了一般地向我来,口中狠狠地说:“贱人,为什么我没有毒死你。为什么,你和李思都可以得到我得不到的。为什么。你个贱人!为什么你要出现!”她狠狠掐住我的脖子。我感觉我快要窒息了。秦王冲了过来,连忙拉开她,“孤王命令你,松开!松开,听到了没有!松开!”她将我狠狠地推倒在地上,踢了我一脚,将一个青铜杯砸到了我额上,之后,我眼前模糊了。直到如今,我才知道,原来,那时的我中了李夫人给我下的毒,因而,原先,就有些弱不禁风的身体,变得异常羸弱。

我只记得,我昏迷前,秦王那一张英俊的脸上布满了焦急的神色,他似乎在喊 阿房……

这令我迷惑不解,当然,不可否认,自从他救了我以后,或许,我就对他有了好感,至少,他没有任由何美人掐死我。在我昏迷的时间里,时光似乎回到了从前,那段岁月里,有赵正,有阿姊,有慈爱的父亲,往事如烟常在我梦里徘徊,像走马灯一样,在我脑海里回荡。父亲对我的关怀,“阿房,小心哦,别摔了”阿姊最后的无奈:“阿房,代我幸福!”。还有,更多的是,一个男孩常在我梦里徘徊,他坐在马车上,掀开车帘,对我喊道:“阿房,等我!”第二天,我泪流满面。一个夜晚,我做梦醒来,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。这几日,我总是这样,因为,梦里有太多太多的美好,人生最痛苦的,莫过于得到了却又失去。“你没事吧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。我被圈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我抬头一看,是秦王,我苦笑一下,推开了他,因为,在我心里,我知道,他憎恨所有的女人,我有自己的尊严,我不可能因为他没有任由何美人掐死我,我便爱上他,“王,归雁没事,不烦你操心。”他深情地看着我,拿出一块玉佩,正是我五岁生辰时,赵正送我的,我愣了愣,伸手去抢:“王,请您还我,这是我的。”他微微一笑:“是啊,是你的,但是,这是我儿时一个朋友的,怎么会是你的呢?”我愣了,他的话语像暖流一样流进我心底,我对上他那一双深邃的眸子,那一张俊逸的脸庞与赵正的脸庞模糊间重合在了一起……我小声地问:“你,你是赵正!”他笑着点了点头:“不过,我记得只有阿房知道我以前的名字。你是谁呢?”我一时无言以对。他笑着对我说:“说实话,否则……”他挥了挥手中的玉佩。我只好一五一十的向他诉说我近年来的经历。包括他的离去,父亲娶二娘,阿姊含泪出嫁,我不从逃嫁。还有,我们如今的相逢。

他紧紧抱住了我,“阿房,我好想你。阿房。”“喂,赵正,你皮痒啊!勒得我不能呼吸了!” “阿房,你一向会煞风景!”说着,放开了我。我白了他一眼,钻进被子里,“困了,我要睡了。”他只好将玉佩放在桌子上,离开了。还不忘说一句:“玉佩是在你溺水的湖边找到的。下次要注意,别弄丢了。以后,就叫我政哥哥吧!阿房,好好休息,等我忙完了,再来看你。你身上的毒我已经让太医给你解了。不过,下次,可要注意,别再这么笨了。”我鸵鸟般的回了一句:“恩,好的。”他调笑着说:“阿房,如果下次再丢了,我就送给别人了!”我一听,微恼,掀开锦被,对他说:“你要送谁啊!”我双目圆睁,他拥住我,在我耳边轻声说:“送给将来我们的孩子啊!”我一听,推开他,羞涩的说:“谁要嫁你啊!”

岁月如此静好。这是我二十四岁的年华。这段时间,赵正,不,嬴政,


状态提示: 第 2 部分阅读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