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凰逆天之毒女轻狂》

就爱看书网(92kshu.xyz)

首页 >> 凰逆天之毒女轻狂 () >> 第 3 部分阅读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92kshu.xyz/170803/

第 3 部分阅读(2/6)

p>

我不知道他的身份,但是,我知道今日当今圣上出门扫祭,至于他,很有可能就是 当今圣上

我呆呆地跪了一会,我不敢抬头,但是,我知道有一道炽热的目光紧紧地注视着我,我觉得那道目光十分可怕,令人发颤,突然他拉起我,我的手第一次被男子牵着,我像触电一般的缩了回来。他又连忙拉住,将我拦腰抱起,走到床塌边,将我放在榻上,这时,我才发现,屋子里,只剩下我一个人,但我依然可以看到,门外那一个挺拔的身影,卫青他的身体微颤,他是否也会难过,他说他爱我,那么,而今,他会难过吗?那位公子欺上我的身体,炽热的吻铺天盖地的落在我的身上,我不停地反抗,“不要,我求求你,不要,不要,公子,求求你,不要。”我的眼泪从眼眶中溢了出来,他仿佛没有听我的话,开始不停地褪我的衣服,转眼间,我的肚兜露了出来,他将我的衣服仍在地上,开始褪我的裘裤,我情急之下,抬起手,“啪”的一声扇了他一耳光。他似乎清醒过来 ,停下动作 。我连忙瑟缩在床榻的一角,的眼泪不停地滴落着,他仿佛愣住了,转身,坐在床塌边,看着我,眼中充满了强压着的情欲还有我看不懂的柔情,“你走吧!出去!”我连忙下榻,捡起地上的衣袍,披在身上,夺门而去。

门外,我用只有我和卫青听得到的声音对他说:“我恨你啊!”我看了他眼中蕴着晶莹的水,我哭着跑回房间。在房间里,我痛苦的哭着。或许,我真的很卑贱,当初,我为什么要喜欢上他,就因为他救了我。就因为在我差点被马甩下的时候,他抱住了我,就因为,那一眼的注视,我爱上了他,骄傲的我,放下身份,为他初开情窦,为了他,放下一切的荣华富贵,为了他,不顾父亲反对,为了他,我做了大家闺秀,一生都不敢做的事情。可是,结果却如此令人神伤!我知道,当我被当今圣上凌辱的时候,他一直站在门外,但是,他没有任何的反抗。只是 在门外听着我痛苦的哭喊。为什么,为什么结果会这样?我觉得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,我甚至可以感到,我的心痛的滴血啊!我不知道,那一个晚上,我是如何度过的,我只知道,我的心好痛……以前,有一个人答应许我山盟海誓。如今却将我送给他人。

仅仅只是转瞬之间。

一入宫门

圣上回宫不久后,我被平阳公主以宫女的身份送进了宫。当我走出平阳公主府的时候,我回头深深望着这座府宅,这个毁了我一生美梦,初开情窦的地狱。我是什么,我以什么的身份走进皇宫,一件物品,一件礼物。我自是知道,自从我进宫的那一刻起,卫青自由了。我在想,我做的是否正确,我是否应该用我一生的幸福换他前程似锦,或许,我该问,他是否也曾爱过我。我心中苦笑,他爱过吗?? 他真的爱过吗? 如果他爱过,那么,他怎么会将我送与他人。我还记得,在树下,他曾对我吟道: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!”今后,我再也不会去做少女的白日梦,今后,我再也不会去穿青色的衣服。

我的人生开始了新的一站,恨也罢,爱也罢。我都忘了,从今以后,我不再是李敏雅,而是卫子夫。

进了宫,我被分到了皇后娘娘宫中。

在这个阴森的宫中,我遇到了我人生中的最重要的两个朋友,也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两个朋友。

年纪较小,与我相处得十分融洽的叫做莫芳,她很活泼,对我也很好,至少,在我受罚时,她是唯一一个将自己的食物留下给我吃的。

年纪比我大,较为稳重的叫做段颜,她是唯一一个为我求情的人。

我记得,在我进宫三个月后的十六,那一天,我很不幸的成了皇后娘娘的发气桶,正是因为前一日,皇上并没有来皇后娘娘这儿过夜。皇后娘娘善妒,这是宫中所有人都知道的,当天,我在递茶的时候不小心将茶水洒了,险些令皇后娘娘烫伤。皇后娘娘迎面便给了我一耳光,将我打倒在地,滚烫的茶水,洒在了我的手上。我连忙跪下请罪,皇后娘娘愤怒地站了起来。对我说道:“大胆贱婢,你是怎么端的茶,险些烫到本宫!来人,将这贱婢拖下去,杖毙!”我听了,我的心仿佛跌进了冰窖,这罪本不至死,可是,我却触上了眉头。“皇后娘娘,皇后娘娘,奴婢知错,皇后娘娘,饶命!皇后娘娘!”我连忙向皇后娘娘磕头求情。“还愣着干什么?拉下去!”皇后娘娘向舍人命令道。舍人作势向前拉住我。这时,我一向很不待见的段颜也跪了下来,“皇后娘娘何必为了这个贱婢生气呢?皇后娘娘,如果杀了这个贱婢,岂不是便宜了她,不如,让她到院子里跪上一天一夜,为皇后娘娘祈福,岂不是更好!”段颜是皇后娘娘的近身女婢,说话自然比我们有分量。皇后娘娘坐下,段颜急忙站起来,为皇后娘娘添了一杯茶。皇后娘娘喝了茶,气消了些,对我吼道:“还不去?出去跪着!”舍人们放开我,我行了一个礼,便到院子中跪着。

茫茫的大雪落在我的脸上,鬓间,染白了我的眉梢。我呼出的气息依稀可见。我只觉得越来越冷,周围有不少的宫人,舍人,从我身边走过,他们的神情各异,有的是同情,有的是厌恶,有的则是幸灾乐祸。我记得一个年龄较小的舍人从我身边走过,对我流露出一种对我表示同情的神情。我对他欣然一笑,好像在说,


状态提示: 第 3 部分阅读
第2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